手机在线观看青青视频

腊月,是一阙宋词

2020-01-16 09:43:34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任随平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腊月,是一阙宋词,旖旎在季节的末尾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腊八,是词的上阙,抑或打开一阙词的钥匙,轻轻地一拧,腊月的喜庆就逸散开来。腊八粥便是这钥匙中的一把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相传喝腊八粥与佛陀成佛相关联,清代文人李福曾有诗云:“腊月八日粥,传自梵王国,七宝美调和,五味香糁入。”徐珂《清稗类钞》即云:“腊八粥始于宋,十二月初八日,东京诸大寺以七宝五味和糯米而熬成粥,相沿至今,人家亦仿行之。”由此可见,腊八对于一年的终结而言,确是个极为重要的节日。从清代开始,每年的腊八节,北京的雍和宫都要举行盛大的腊八仪式,由王公大臣亲自监督进行。《燕京岁时记》载:“雍和宫喇嘛于初八日夜内熬粥供佛,特派大臣监视,以昭诚敬。其粥锅之大,可容数石米。”盛况空前,可见人们对于腊八的重视程度。及至后来,人们在腊八日喝粥吃面主要是为了腊祭,敬献神灵,庆贺丰收,同时祈求来年风调雨顺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于是,每到腊八日,在北地,人们早起后洒扫庭院,屋舍之内窗明几净,庭院之内家具摆设工整,而厨房之内,女人们早起后就开始熬制米粥,品类之多,花样之繁令人心情为之欢愉。喝粥一般是在早餐时间,浓郁的阳光斜斜地从瓦檐上洒下来,向阳的厅堂内早已摆好了杯盏,一家人围坐其间,炉火舔舐着壶底,水气氤氲,茶香弥散。这样的境界里,一家人其乐融融地捧起瓷碗,吸溜一口馨香馥郁的米粥,该是多么令人心旌摇曳。当然,人们还会在喝粥之前,端了瓷碗,将粘稠的米粥在门楣、草垛等用勺子轻轻地洒上,以敬五谷之神,祈求来年丰获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“过了腊八便是年”,就这样,一阙词就在腊八的跌宕起伏里渐入佳境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之后便是小年,小年即腊月二十三(于北地而言),吃干菜便是其中之一了。这天天刚蒙蒙亮,家家户户的主人就已起床,男人就将挂在屋檐下早已风干的干菜拿下来,摊开在庭院空阔的位置。干菜一般都是深秋时下园的萝卜,水灵通透,收回来之后,将萝卜除缨,用清水漂洗干净,切成一块块圆饼,再用线绳一块块串起来。之后,顺着屋檐或是将庭院南北用铁丝连接起来,将串好的一串串萝卜串挂在铁丝上,让阳光照,让风吹,在大自然的风霜雨雪里自然风干。饥荒年月,人们还会将萝卜缨子一同串起来同样风干,等待小年这一日同享,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,现在已很少有人风干萝卜缨子了,但风干萝卜干一直是小年的保留节目。这时,主人将风干了的萝卜串剪开,倒进大塑料盆中,倒入温水,浸泡一两个小时,及至萝卜干完全浸泡开,就用清水反复搓洗、漂洗三五遍,及至萝卜干的尘土味完全褪去之后,就在炉灶上烧水,水开之后,将萝卜干倒入开水中以温火煮熟。出锅、沥水、切条、盛盘,撒上葱花、花椒粒、精盐、鸡精、粉末调料适量,淋上香油、酱油少许,将食用植物油入锅,热至七八成,淋在萝卜干上,搅拌均匀,一道萝卜干菜就制作好了。凑近鼻息,萝卜干菜的馨香直入肺腑,乃至整个餐桌之上都是菜香氤氲,令人垂涎欲滴,就着刚出锅的热馒头饱食一顿,萝卜干脆嫩爽口,品咂有三,回味不尽。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    一阙腊月词,一阙欢欣,一阙期盼。DlN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DlN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